因為很喜歡Jessi J 的 Flashlight,

所以就以歌名作為主題寫了這篇文章。

※並非以歌曲內容為主題,純粹以歌名作為標題而已


_You're my flashlight.



閔玧其,我的名字,Suga,藝名

職業,調酒師兼打雜

工作地點不是很貴的大酒店,只是間位於住宅區附近的老舊小酒館,

由於老闆訂的價錢很親民,所以來的客人都是些老頭不然就是中年大叔




「伏特加」每個禮拜五都有個男人準時晚上九點走進我們這間酒館,跟我們老闆很熟,常賒帳,但是每次都會在月底付清

「給」



他每次來都只點伏特加,每當我問老闆為什麼,老闆都只是笑笑的說「我們只要負責滿足客人就行了」




他長得很高,每次看到他都穿著黑色帆布鞋,但是那雙鞋一次比一次更舊了,衣服很好看,臉蛋雖然不是那種帥到會讓女生貧血暈倒的程度,但是很有魅力,是耐看型




「RapMon來啦」聽大家在喊他名字的時候,都RapMon、RapMon的叫,他的本名我在老闆的記帳簿上看過,不過沒看的很清楚,所以忘了

「窮小子有錢付嗎」

「八成又要賒帳了吧哈哈哈」




這裡的大叔們似乎都認識他,只是每次都用鄙視和嘲諷的態度對他,老闆卻也裝作沒聽見一樣,基於這難得的正義感,我居然去替他跟老闆抱不平了



「哥,你不覺得大叔們有點太超過了嗎」

「怎麼,你說RapMon的事啊」

「再怎麼討厭也沒必要一直嘲笑他吧」

「所以你要我出面解決嗎」他笑了笑

「我只是…」

「我們只是間小酒館,要是我真出面和他們說了,這間酒館就準備關門,你也沒工作了」


我第一次這麼想幫助一個人,

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原來世界比我想像的更殘酷跟醜陋





「真是的…我會付錢的」他笑笑的翻著他的錢包,我隱約瞄了一眼,就剩那麼一張1000元,而他的臉色又黯淡了下來

「就一張1000塊而已,付完了還夠回家嗎」

「哈哈哈哈!!!」他們總是會不斷的調侃他,然後發出那極度刺耳的笑聲

「好啦好啦,小聲點」老闆出聲之後,他們才停止大笑,不過我一點也不覺得老闆是在幫他,八成是怕附近鄰居因為太吵去申訴罷了



「錢跟小費我放這了,我走了」他放了一千塊在吧檯上就走掉了




「伏特加」聽到這個聲音,我知道一定是他

「給」

「你叫什麼名字」

「…閔玧其」我怔了怔,那是我第一次跟除了朋友以外的人說我的本名

「金南俊」

「不是RapMon嗎」

「那是藝名」他笑了,不同於上次那個苦澀的笑,是很溫暖的笑容,有讓人容易陷進去的魅力

「不趕快做事等一下被罵」正當我沉浸在品評他的笑容的時候,他突然收起那抹弧度,用手指推了我的額頭一下

「我做事速度很快,偷懶一下又不會怎樣」我撇過頭去繼續做事

「生氣了?」

「喝你的酒」

「真是任性」

「要你管」我對他吐了吐舌頭,他開心的笑了,而我也跟著笑了




「賒帳」

「這次不用錢」

「那怎麼行」他疑惑的皺了皺眉

「上次的一千塊」

「那是…」

「我不想欠你人情」

「但我想」

「什麼」其實那時候我很清楚的聽到了

「沒什麼」

「喔…」


在那之後,他很常來,而且都會一直待到我下班再走


““叮呤”” 



那天,他穿著一件卡其色風衣,裡面的襯衫佈滿皺摺,腳上那雙鞋已經舊到底部都快要和鞋子分離似的,額頭上貼著ok蹦,手上也用繃帶包紮了


「你怎麼了」


「沒什麼,前幾天下雨跌倒了」前幾天並沒有下雨,說謊也不打草稿,不過我並沒有戳破他,因為他會說謊就代表他不想說


「要伏特加?」

「我要別的」

「怎麼突然…」

「膩了」

「那要喝什麼」

「都可以」



他說要陪我回家,我沒有拒絕,他便默默的走在我旁邊,一路上都沒說話,就在我正要開口打破這個沉悶的氣氛,他先開口了



「我有話要說」

「怎樣」

「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好嗎」他低頭在我的唇上輕輕一點,然後又給我那個溫暖的笑

「…你開玩笑嗎」


我完完全全被嚇到了,打從我出現在這世上到現在23年以來,雖然沒有經歷過什麼風霜雨雪,但從來就沒這麼震驚過


「我是認真的,下個禮拜我就要去美國了,我的叔叔是作詞作曲家,他願意收我當他的學徒。我想要重新開始,和你一起」

「為什麼一定要跟我一起」

「我喜歡你」

「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我希望不是」

「就算我們在一起,我為什麼要陪你重新開始你的生活」

「如果你不想的話也沒關係,我不勉強」那時候他的落寞,因為還在震驚跟氣憤之中,所以我沒有發現

「嗯…那再見」

「嗯…再見」

「我下禮拜五10點要搭飛機,如果你要的話就來,我會在機場等你」

在我轉身離開之後,他又急忙補了一句,那是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揮了揮手,那是我最後一次和他道別



最後一次道別,

在那條我們一起走了6個月的小路

最後一次道別,

在那個吹著冷風伴隨細雨的冬夜

最後一次道別,

讓我們永世離別,無法相見




「喂,請問你哪位」在南俊離開韓國的1年又219天,終於有了他的消息

「請問你是閔玧其嗎」

「是」

「我是南俊的叔叔,南俊他…走了」



我沉默了許久,像是全世界都沒有聲音似的,很安靜,伴隨那句話而來的,是心痛還有憤怒



「他上禮拜說要去寄信,結果回來的路上出車禍了,對方酒駕又超速」


短短幾句話的時間,卻好像隔了一世紀一樣



那封信是他寄給我的,有一片光碟,是他親自做的第一首歌,還有一張小卡片,


Thank you for your appearance in my life.

I love you,my flashlight
                                                             南俊





南俊的叔叔問我要不要去看看他最後一面

我答應了




「金南俊,不是說了要在機場等我嗎,不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就走,你真的很過分。」


明明想忍住不哭的,但我沒辦法,我對你的虧欠太多了




我們就像一篇未完結的故事,沒有劃下完美句點,只有逗點孤伶伶地懸浮在那,獨自一人。




我多麼希望能再見你一面,

親口告訴你,

我愛你



__

啊嚶我們玧其變小傲嬌受了( ´▽` )ノ♡ (#

哎咕這樣好可愛啊( ´▽` )ノ♡  (變態#

萌萌小傲嬌受玧其  我也要一個啊啊啊啊

(玧其表示Holy shit#


適當的傲嬌是好的喔(#

不要像咻咻這樣太傲嬌就好了╮(╯▽╰)╭

((咻咻表示你再繼續說話試試看#

_끝
創作者介紹

我是高冷小污婆( ´▽` )ノ♡ (#

朴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