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你和他的第一次相遇,

在人來人往的市集裡,

你正為了做一件衣裳送給自家妹妹挑選布料。


倏然抬頭,一道熾熱的眼神盯著自己。

看見你抬頭,他變慌忙移開視線。

你笑了笑,彷彿看見他的側臉有些紅潤,

但那人拿了自己的東西就急忙離開了。


熙來攘往的人群,

你墊起腳尖想要再看他一眼,只是他身影早已消失。

 

第二次相遇,是那元夜燈會,

各式各樣的燈籠高掛在那樹上。

孩童一個個吵著娘親要燈籠要糖。

 

““何日我也能如此?””你想著

 

年已二八,卻遲遲未能出嫁。

爹娘憂,女不願。

 

倏地,看見那熟悉身影,是他。

心兒怦怦,紅潤更襯紅顏。

那人遠去,只留唇邊一抹花,留在女心。

你隨行,欲求其名,

卻阻於人,

只餘影留心,

尋尋覓覓,

只求一面。


乎聞汝名,

朝那處盼,是他。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賞那火樹銀花,賞那紅花綠葉,無一可擬汝也」


他凝視著你,眼底盡是柔情,彷彿看見一片汪洋,像他對你所戀,如他對你所慕


「賞那黃河,賞那碧雲,無一可與公子比」

 

 

 

 

「裙釵年少,紅顏可比望月,怎單行」

 

「年已二八,未幼也」

 

「年當弱冠」

 

「小女敢問公子名」

 

「名泰亨」

 

「公子弱冠,何獨行」

 

「子未娶」

 

「相貌可比日,何未娶」

 

「無投合之人」

 

「怎說」

 

「父母提,子不言」

 

「何?」

 

「兩無情,何共之?」

 

「情投意合,譬鴛鴦,如鶼鰈」

 

「汝與否共之?」

 

 

你不語,

你未嫁他未娶,雙雙對對成一家又有什麼可憂?

 

 

「與汝見,喜,與汝分,愁,吾盼汝能與共之,可比伉儷,譬如絲蘿」

 

「小女不敢,公子貴,百姓貧賤」

 

「何如此言!」

 

「小女非貴,貧賤一般,時語門當戶對,何與共之」

 

「朕……子語投合,不語貧賤」

 

「可時非如此」

 

「裙釵可知子之身?」

 

「非也」

 

「寡人乃一朝之主,時語,朕語也」

 

 

你大驚,沒想到他竟是皇上

 

 

「民女拜見皇上,賤學少,不知乃陛下」你急忙跪下,他扶起你,要你別重身分

 

「汝父御廚耶?」

 

「是」

 

「寡人命后,可與共之」

 

「非也」

 

「只去御廚官也」

 

「非也非也!民女家中父為官,去之,非飽食,家亡也」

 

「汝可與共之?」

 

「這……」

 

「無意耶?」

 

「非也」

 

「何?」

 

「民女羞,何以言」你撇過頭,不願讓他看見你羞怯的容貌

 

「言意與之?」

 

「是」

 

「可與寡人回宮拜母后」

 

「是」

 

他牽過你的手,緊緊捉住,怕你走丟似的。

 


到了宮中,他牽你見過母后。

 

 

隔幾月,便是成親之時。

 

「汝今美好」

 

「陛下甚是」

 

「與共之,民女三生有幸也」

 

「今我妻,怎語民女?」

 

「妾身學少,不知宮中規矩,盼陛下教也」

 

太后笑容可掬,語祝福。

 

「汝今成我兒之妻,即成本宮之女」

 

「謝過太后」

 

「語母后可,語娘可」

 

「謝過母后」

 

 

母后與宮女大臣們皆善,你也樂之。

 


今夜即洞房花燭,你羞怯地低頭,坐床緣,乎覺有人。

 

 

「誰耶?」

 

「寡人」

 


他輕輕替你掀起紗,吹滅燭火,與你纏綿

 


「陛下,何欲與臣妾共之」

 

「寡人不知其何,只是情投意合」

 


「臣妾願與共此生」

 

「寡人亦也」

 


你倆相視而笑,望著那春櫻飄落紛飛。

 

 

 

_끝


_

 

 

第一次古裝就這樣給了金泰亨

你要負責阿啊啊啊啊啊(#

文法用語不對就算了吧哈哈哈(#

因為有耳聞要演古裝

所以腦洞就大開了ㄎㄎㄎ

金泰亨古裝劇fighting喔ㄎ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是高冷小污婆( ´▽` )ノ♡ (#

朴孟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